【以案警示】雁過拔毛

【以案警示】雁過拔毛

發布日期:2018-04-03 浏覽次數:6756


我工作了大半輩子,竟然被幾塊錢迷住了雙眼,真是晚節不保啊!重慶市涪陵區蔺市鎮紅旗社區黨支部原書記童平悔不當初。今年年初,童平因巧立名目亂收費,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


事情源于2017年上半年涪陵區紀委、蔺市鎮紀委收到的4封群衆舉報信。而這些舉報信,無一例外指向了時任紅旗社區黨支部書記童平。


有的舉報信中稱,別的社區錄指紋不收費,爲什麽紅旗社區要收費?


有的舉報信中則指名道姓舉報童平在危房改造建檔立卡過程中亂收費……


爲什麽舉報信都指向紅旗社區和童平?錄什麽指紋?誰收的費?向誰收費?帶著一連串的疑問,紀委調查組的幹部來到紅旗社區。經過走訪幹部群衆和查詢賬冊,調查組基本掌握了案件情況。


紙終究包不住火。請你談一談養老保險指紋錄入的情況。當紀委工作人員找到童平時,童平一五一十地承認了亂收費的行爲。


紅旗社區最遠的村距離鎮政府有30多公裏。20145月,全鎮啓動養老保險生存驗證。由于生存驗證需要錄入指紋,而事情涉及紅旗社區衆多老年人。爲了方便群衆辦事,鎮政府給紅旗社區配發了一台指紋機。


本來是讓群衆少跑路的好事,到了童平這裏卻變了味。他在社區支委擴大會上明確表態:錄指紋肯定是要收錢的,每人每次5元。收來的錢當做集體工作經費,我這也是爲大家好。于是,指紋機搖身一變成了細水長流的提款機


這個指紋錄入費在紅旗社區連續收了8個月,共涉及1055元。也就是說,有200多位老人被收取了這沒來由的費用。而這些收來的錢,則落入了童平和紅旗社區部分幹部的腰包。


隨著調查的深入,童平亂收費的事實更加清晰了。事實上,錄入指紋收費已經不是童平一手策劃下的第一次亂收費了。2012年底,紅旗社區被涪陵區政府定爲CD級危房改造重點社區。按照要求,在進行危房改造之前,社區負責對所有CD級危房拍照,並錄入數據庫建檔。


作爲紅旗社區的黨支部書記,這項工作自然落到了童平身上。因爲紅旗社區轄區大、人口多,社區幹部經常向童平抱怨工作經費不足等問題。而給危房拍照需要爬坡上坎、進組入戶,這樣的累活兒收點辛苦錢,問題應該不大


于是,童平召集社區幹部開會,並全票通過了收取危房照相費的決定。就這樣,紅旗社區以每戶25元的標准,先後違規收取了5925危房照相費,其中涉及一些五保戶、低保戶和建檔立卡貧困戶。而這些錢被幾個社區幹部均分入了私人腰包。集體決策、用于工作經費,程序合規、結果合理——事後,童平還洋洋得意,自認爲幹了件聰明事。


聰明反被聰明誤。2018年初,童平受到党纪处分,涉案的其他几名社区干部也受到了相应处理,所有违规收取的费用被全部清退。(摘自中国紀檢監察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