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史鏡鑒】德爲人之基——周矩家族與槎灘陂的故事

【廉史鏡鑒】德爲人之基——周矩家族與槎灘陂的故事

發布日期:2017-12-25 浏覽次數:7124

去年11月,位于江西省泰和縣的槎灘陂成功入選世界灌溉工程遺産名錄。槎灘陂,這座造就萬頃沃土良田的古陂,經曆千年風雨,至今仍在發揮作用。而那個千年前建陂的人——周矩,更是在父老鄉親的口中千古流芳。

  周矩(895-976),後唐天成二年(927)進士,官至監察禦史。後唐末年,爲躲避戰亂,周矩舉家遷徙到了泰和縣萬歲鄉(今螺溪鎮)。時值大旱,鄉民顆粒無收,衣食無著。更可氣的是富戶囤積居奇,拒絕向鄉民出售糧食。周矩見此情狀,思考能否有解決民困的長久之計。于是,周矩深入群衆,詳詢考察,得知鄉民迫切需水灌田,便跋涉江河,精心選址,用自己的俸祿創築槎灘、碉石二陂,以解鄉民旱澇之憂。周矩還立下規定,槎灘、碉石二陂爲兩鄉九都之公陂,不得專利于周氏。在戰亂頻仍的五代十國時期,士大夫多明哲保身,而周矩卻有不爲己利,樂爲民役的無私奉獻精神,實屬難能可貴。

  從周矩算起,周矩家族已經在泰和縣螺溪鎮爵譽村繁衍了一千多年。據其家譜記載,從周矩後唐天成二年舉進士始,至清光緒廿六年(1900)周作恭舉進士止,周矩家族共湧現了24位進士,其中僅宋代就中進士14人,尤其是北宋慶曆二年(1042),周矩家族四人同榜登第,一時傳爲佳話。一個家族一千年來爲何能人才輩出,且出仕者多能清廉終老,這背後有著怎樣的故事呢?

  家庭教育是一個人最先受到的教育,其影響將伴隨終生。周矩對子孫的家教,首重以德育人。他諄諄告誡子孫德爲人之基、官之本,人無德則百事無成,官無德則威信全無。周矩認爲爲官者應有無私奉獻之心、造福一方之志、廉潔自律之行、勤政愛民之績。

  周矩的子孫在外爲官,多能恪守家訓、不辱家風。

  周矩長子周翰官至秘書郎,有修史之才幹,同朝稱之爲董狐(春秋時代晉國史官,以秉筆直書聞名)。周翰還鄉,沿途不損驿傳分毫。按照中國人的風俗,在外做了大官回到家鄉,不管自己意願如何,族人肯定要炫耀一番,但周翰不僅堅決阻止族人大操大辦,不肯騎馬坐轎,而且步行百裏返鄉,可見其廉潔的操行。

  周矩次子周羨,提倡德治教化,反對苛政及任意刑殺,曆官二十余年,經常爲平民主持公道,深得百姓擁戴。周羨致仕歸裏後,惦念父親周矩創築槎灘陂的艱難,而思使槎灘陂永遠爲民造福,自己出錢增買田三十六畝、旱地五畝、魚塘三口、佃人七戶,歲收子粒貯以備用,所以給修陂之食,而不勞人之饷,由此保證了後世修陂的經費來源。

  鄉民對周矩、周羨父子不計家族得失、造福鄉裏百姓的不朽功績感佩至深,然而,這並不是周矩家族對槎灘陂貢獻的終點。

  到周矩的五世孫周中和時,他于北宋皇祐四年(1052)撰寫了《槎灘碉石二陂山田記》並將其勒石立碑,他在文中追憶了周矩、周羨兩位先人創築槎灘陂的經過,表達了甯待食德之報,而不必食田之獲的志趣,這與周矩以德育人的家風是一脈相承的。他爲自己身爲周矩後人,但對于槎灘陂卻未增式廓而感到遺憾,因此謹記其事並刻畫田圖于石,庶幾逭(huàn,逃逸)不孝之罪,抑以慰先公于地下。其實,這塊碑的作用也不能小觑,它不僅是日後解決水利與田産糾紛的重要依據,也是後人研究槎灘陂的第一手資料,沒有這塊碑,周矩家族的貢獻將掩蓋在曆史的塵埃中。到了元代末期,周矩家族在當地官府的指導下,牽頭實施輪流陂長制,從此周家與當地的蔣家、胡家、李家、蕭家共同管理槎灘陂,由共同受益到共同管理,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可貴的進步。爲此,周家與其他四家訂立了《五彩文約》,即立五彩描金文約仁、義、禮、智、信五張,各執一張,永遠爲照用者

  縱觀周矩家族與槎灘陂的故事,以德育人貫穿始終,這四個字雖然簡單,卻字字珠玑,極有內涵,這正是隱藏在周矩家族背後的家風密碼。(摘自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劉曉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