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情形下,違紀違法黨員幹部可以從輕、減輕處分或免予處分

這些情形下,違紀違法黨員幹部可以從輕、減輕處分或免予處分

發布日期:2019-08-22 浏覽次數:769

懲前毖後、治病救人,是我們黨的一貫方針。《中國共産黨紀律處分條例》對從輕減輕處分、免予處分的含義與適用情形均有明確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對提出從寬處罰建議也有明確規定。

一、從輕或者減輕處分

黨紀處分條例第十七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分:(一)主動交代本人應當受到黨紀處分的問題的;(二)在組織核實、立案審查過程中,能夠配合核實審查工作,如實說明本人違紀違法事實的;(三)檢舉同案人或者其他人應當受到黨紀處分或者法律追究的問題,經查證屬實的;(四)主動挽回損失、消除不良影響或者有效阻止危害結果發生的;(五)主動上交違紀所得的;(六)有其他立功表現的。
  按照《<中國共産黨紀律處分條例>釋義》,第(一)項規定的主動交代,指涉嫌違紀的黨員在組織初核前向有關組織交代自己的問題,或者在初核和立案審查其問題期間交代組織未掌握的問題。實踐中,河南省人大常委會原黨組副書記、副主任王鐵因“自動投案,主動交代違紀違法問題”等,被予以從輕、減輕處理。
  第(二)項規定的是在組織核實、立案審查過程中能夠配合核實審查工作,如實說明本人違紀違法事實。本項規定重在強調“如實說明本人違紀違法事實”,既包括本人單獨實施的違紀行爲,也包括在共同違紀中參與實施的行爲。實踐中,遼甯省紀委原副書記、省監委副主任楊錫懷因“能夠如實交代違紀違法問題且大部分問題組織尚不掌握”等,被予以從輕處理。
  第(三)項規定中,“同案人”主要指與被審查人共同參與、實施了違紀行爲的人,其中既包括黨員和黨組織,也包括非黨員和非黨組織。“其他人”,主要指沒有與被審查人共同參與、實施違紀行爲的人,其中既包括黨員和黨組織,也包括非黨員和非黨組織。
  第(四)項規定中,“主動挽回損失”,主要指違紀黨員或黨組織在其實施的違紀行爲已經造成損失的情況下,主動采取有效措施,挽回損失的行爲。“消除不良影響”,主要指違紀黨員或黨組織在其違紀行爲已經造成不良影響的情況下,主動采取彌補措施,消除影響的行爲。“有效阻止危害結果發生”,主要指違紀黨員或黨組織在已著手實施違紀行爲,但尚未造成危害結果的情況下,主動放棄繼續實施違紀行爲,並主動采取積極措施防止了危害結果的發生。
  第(五)項規定,主要強調的是主動將違紀所得上交組織,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分,不包括退還違紀所得的情形。實踐中,甘肅省人大常委會原黨組副書記、副主任李建華因“主動全額上交違紀違法所得”等,被予以從輕處理。


二、免予處分

  黨紀處分條例對免予處分也作了明確規定。第十九條規定:對于黨員違犯黨紀應當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但是具有本條例第十七條規定的情形之一或者本條例分則中另有規定的,可以給予批評教育、責令檢查、誡勉或者組織處理,免予黨紀處分。對違紀黨員免予處分,應當作出書面結論。
  這其中,適用的違紀黨員僅限于構成違紀且應當給予警告或者嚴重警告處分的黨員。如果黨員違紀情節和性質嚴重,應當給予撤銷黨內職務以上的處分,則不能對其免予處分。  三、提出從寬處罰建議

  《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對提出從寬處罰建議作了明確規定。監察法第三十一條規定,涉嫌職務犯罪的被調查人主動認罪認罰,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監察機關經領導人員集體研究,並報上一級監察機關批准,可以在移送人民檢察院時提出從寬處罰的建議:(一)自動投案,真誠悔罪悔過的;(二)積極配合調查工作,如實供述監察機關還未掌握的違法犯罪行爲的;(三)積極退贓,減少損失的;(四)具有重大立功表現或者案件涉及國家重大利益等情形的。
  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監察法>釋義》,第(四)項規定中,具有重大立功表現是相對于一般立功表現而言,主要包括:一是被調查人檢舉、揭發他人的重大犯罪行爲,如揭發了一個犯罪集團或犯罪團夥,或者因其提供了有關犯罪的重要線索,才使一個重大犯罪案件得以查清;二是阻止他人重大犯罪活動;三是協助監察機關抓捕其他重大職務犯罪被調查人;四是對國家和社會有其他重大貢獻等。這裏所指犯罪行爲,既包括重大職務犯罪行爲,也包括其他犯罪行爲。一般而言,被調查人檢舉、揭發他人犯罪,提供查清其他案件的重要線索,阻止他人的犯罪活動,或者協助監察機關抓捕的其他被調查人,被調查人或者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依法可能被判處無期徒刑以上刑罰的,應當認定爲有重大立功表現。
  需要注意的是,監察法明確規定,監察機關提出從寬處罰建議,需要經集體研究,並報上一級監察機關批准。這是爲了確保決策程序公開公正,防止隨意性,有利于給予與被調查人罪責輕重相適應的法律制裁,也有利于體現對悔過自新的被調查人寬大處理的政策意圖。
  各级紀檢監察机关在给予党员干部无论是从轻减轻处分、免予处分还是提出从宽处罚建议,都要严格依规依纪依法,实事求是,精准把握政策、精准作出处置,努力实现政治效果、纪法效果、社会效果的统一。